蘇軾〈水調歌頭〉探析

壹●前言
一、
研究動機
「明月幾時有,把酒問青天,不知天上宮闕,今夕是何年?何似在人間。」王菲優美的歌聲輕輕地唱著這首〈但願人長久〉,在夜深人靜的夜晚,聽著這首歌,望向窗外高掛於天上的一輪明月,那寧靜、柔美的月光,搭配著輕柔的歌聲,彷彿心靈被洗滌了一番,頓時令人感到神清氣爽,霎時忘卻了所有的疲累與煩躁。彷彿像個閒適自得的古人,那樣的自適、飄逸,讓人不禁想要探討,古代著名的文學家蘇軾,在什麼樣柔美的明月下,映照著月光,是以什麼樣的心境去描摹,而在朝廷當官的前與後,又是以什麼樣的心態去面對,還有他與蘇轍那難能可貴的手足之情,和現代少子化的社會,對於手足之情實為陌生、難解的。蔣勳的〈孤獨六講〉中「鑰匙兒童」一詞,敘述著當父母工作外出晚歸,孩子的胸前掛著一串鑰匙,放學返家後,所有的生活瑣事都要自己來,看起來無比孤單。又憶及現在多獨生子女,讓人思考著若是有個兄弟姊妹陪伴是否會好一些?兩人有著蘇軾、蘇轍那樣濃厚的手足情感呢?以上種種疑問,令人想由蘇軾〈水調歌頭〉一闋詞探討現代的手足之情。
二、研究方法
藉由宋代帝系表,彙整出蘇軾的生活背景、政治舞台,以時間發展為經,輔以相關宋代筆記、與宋人軼事為緯,並參酌現代學者對蘇軾作品之分析、及研究成果,加以整理、補充,以期較全方面地掌握作者背景,令作品的品獨分析上,能契合作者創作之原旨。
繼而,觀察現代的社會現象:由農業化事化轉型的經濟起飛時期,社會中鑰匙兒童的現象,至現在經濟發展成為一個工商業社會,對子女採菁英式的培育計畫,呈現少子化、獨生子女的情況,手足之情對於現代的孩子而言,有著血緣關係的親密手足之情,對大部分孩子而言是陌生的。職是之故,期盼藉由文學作品中傳達的手足之情,與現代社會現象照應,達省思之功效。
貳●正文
一、
蘇軾生平及〈水調歌頭〉創作背景概述:
文章妙天下,忠義貫日月──北宋著名文學家蘇軾,字子瞻,號東坡居士,是中國藝術上頂尖的作家,其詩、詞、賦、散文皆有極高成就。蘇軾嘗謂:「某平生無快意事,唯作文章,意之所到,則筆力曲折,無不盡意。自謂世間樂事無諭此矣」。(宋人軼事彙編下冊)喜歡遊玩於山明水秀之山水林野間,詩人黃庭堅稱他「真神仙中人」。蘇軾的父親蘇洵與蘇軾和蘇轍合稱三蘇,因此有蘇洵生軾、
轍,以文章名世。故時人謠曰:「眉山生三蘇,草木盡皆枯。」(宋人軼事彙編下冊)

蘇軾一生歷經了仁宗、英宗、神宗、哲宗,仁宗在位時,正是他政治主張形成的時期。蘇軾的官途之路一直走得很顛簸,神宗即位後採納了王安石的變法主張,蘇軾因上書批評新法數次,引起了新法派的不滿,而遭受污衊之罪,使他忿懣不平自求出任地方官,當官其中蘇軾在各地興修水源、賑濟災民,很受百姓愛戴,但他常常藉事嘲諷朝廷的新法,此動作刺激了新法派的官員,他們群起彈劾蘇軾,使他被捕入獄,後來雖由多方營救,但仍然被貶到黃州去。哲宗即位時,蘇軾雖然被召回朝廷,但他一方面反對新黨,另一方面反對司馬光的變法,夾處在此兩種變法之間,讓他再次請求放外當官,而奔波於朝廷和各地之間。這種遭遇使他的作品可看出蘇軾對政治的抱負、對變法的不滿與想要超脫世俗之外的情境。
二、〈水調歌頭〉探析:
水調歌頭 稟陳中秋,歡飲達旦,大醉,作此篇,兼懷子由。
明月幾時有?把酒問青天。不知天上宮闕,今夕是何年?
我欲乘風歸去,又恐瓊樓玉宇,高處不勝寒。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間。
轉朱閣,低綺戶,照無眠。不應有恨,何事長向別時圓?
人有悲歡離合,月有陰晴圓缺,此事古難全。但願人長久,千里共嬋娟。
〈水調歌頭〉一詞是蘇軾寫於宋神宗西寧九年,因當時外患嚴重,加上朝中新舊變法上各黨官員爭論和衝突不斷,蘇軾既不滿於舊法,又反對新法,此種想法使他陷於孤立,讓他氣憤不已,自求外放在外地當官,他曾要求派往離蘇轍較近的地方為官,但始終無法如願。
在這一年的中秋,明月高掛,銀輝滿地,自從與弟弟蘇轍分別後如今已七年不見,心中頓時充滿著無限的惆悵。此時,面對著一輪明月,趁著酒興正酣,揮筆寫下此首篇名。此闋詞明顯反映出蘇軾複雜又矛盾的思想,一方面是述說著蘇軾懷有遠大的政治抱負,雖然官途不順,但他依舊對現實充滿希望、對理想充滿信心。但另一方面,由於政治情場失意,不能一展抱負而對現實生活充滿強烈的不滿,助長了他消極避世的想法。不過貫穿整首詩的精神依舊是熱愛生活與積極的樂觀向上。
「明月幾時有?把酒問青天。不知天上宮闕,今夕是何年?」明月什麼時候出現的?我端著酒杯問青天。不知道天上的神仙宮闕裡,現在是什麼年代了?開頭就用發問敘述,實在特別。「明月幾時有?把酒問青天」一句引用了李白〈把
酒問月〉詩中有「青天有月來幾時,我今停杯一問之。人攀明月不可得,月行卻與人相隨」。(全宋詞典故辭典下冊),把酒相問顯示蘇軾的豪放與不凡的氣魄,也借用了李白顛沛流離的一生做為自己的映襯。「今夕是何年」是出自於唐‧戴叔倫〈二靈寺守歲〉一詩:「守歲山房迴絕緣,燈光香灺共肅然。……以悟化城非樂界,不知今夕是何年。」另外唐代小說〈周秦行記〉也有出現此句,敘述著一位名叫牛僧孺的人,無意中遇見許多古代美人,並寫了一首七絕:「香風飛到大羅天,月地雲祭拜玉仙。共道人間惆悵事,不知今夕是何年?」(全宋詞典故辭典上冊)
而蘇軾的問句像是在探討明月的起源,又想是在讚嘆中秋的美景。這其中兩次的提問形成一個對照,他隱喻了人間的滄海桑田,不停地變換,而此時的政治處境令他有感而發,加上當時混亂的時代背景,也難怪他會有「今夕是何年」的感觸啊!
「我欲乘風歸去,又恐瓊樓玉宇,高處不勝寒。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間。」我想乘風回到天上,只怕玉石砌成的富麗皇宮,在高空中受不住寒冷,我對月起舞,清麗的影子跟隨著我,彷彿乘著風駕著雲,置身在天上,哪像在人間?「我欲乘風歸去,有兩層意思」,字面上來說蘇軾想飛回月宮,但人類非神怎麼能飛回去月宮呢?其實此句背後正比喻著北宋政治氣候的寒冷,蘇軾自己擔心自己回歸朝廷後難於適應,由於說話較直言遭冷落的他,有著深刻的體會。由此段可看出蘇軾希望返回朝廷,但又怕受傷害。因此「歸去」二字看似簡單實則意思深沉。而「乘風」二字是出自於《列子.黃帝篇》:「列子乘風而歸……隨風東西,……竟不知風乘我耶?我乘風耶?」(列子譯注)
「瓊樓玉宇」則是出自於《大業拾遺記》:「俄見月規半規天,瓊樓玉宇爛然」,雖然瓊樓玉宇富堂華麗,但卻因寒冷而無法忍耐,蘇軾由此說出天上宮闕的美中不足,也顯示出自己留在人間的決心,一正一反透露出對人間生活的熱愛。「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間」,是述說既然汴京的政治已經和自己不合適,那就留在當地做一個閒官吧,既可以喝酒也可以吟詩,更可以遊山玩水,寓有「聊以忘憂」的意思。李白的〈月下獨酌〉說:「我歌月徘徊,我舞影零亂」,可見蘇軾的起舞弄清影由此引出。
「轉朱閣,低綺戶,照無眠,不應有恨,何事長向別時圓?」月亮高照,照亮了華美的樓閣,夜深時,月光又悄悄的照進雕花的門窗裡,照著心事重重展轉難眠的人,既然圓了月亮,便不應該有怨恨了,但為什麼常常要在人們離別時月圓呢?
人有悲歡離合,月有陰晴圓缺,此事古難全。
人的一生中本來就有悲傷、歡樂、離別、團聚,月亮也有陰、晴、圓、缺,這些
事情自古以來就存在著,事情本來就沒有十全十美的。只希望我們都平安、健康,雖然分隔千里遠,卻能在同一片天空下共同欣賞這美麗的月色。蘇軾藉由此句表達對遠方的的弟弟的祝福與思念。而「千里共嬋娟」一句是出自於南朝宋‧謝希逸,〈月賦〉……歌曰:「美人邁兮音塵闕,隔千里兮共明月,臨風歎兮將焉歇?川路長兮不可越。」其中的「隔千里兮共明月」表現對遠方親友的思念之情,宋人將化用入詞。(全宋詞典故辭典上冊)
此全詞緊扣中秋月亮,反覆敘述,句句幾乎都在敘述月亮,卻也句句的描寫人們,「天上宮闕」、「瓊樓玉宇」、「清影」、「嬋娟」,深深的刻畫著月亮的影像,「轉」、「照」和「陰晴圓缺」,則是細膩的描寫著月亮的動態。全詞的景色清麗優美,例如月光下柔美的銀色世界、天上與人間的遼闊空間,與蘇軾本身的豁達個性,,與開朗樂觀的性情互相結合在一起,充分的表現出蘇軾豪放飄逸的風格,而「但願人長久,千里共嬋娟」兩句更是家喻戶曉,成為表示光明與純潔生活和美好願景的象徵,因此此詞也流傳千古,永垂不朽啊!
(一)觀手足之情
1、手足之情誠可貴
蘇軾的弟弟,蘇轍,字子由,號潁濱遺老,和哥哥蘇軾同為唐宋古文八大家,從小兩人的個性就南轅北轍,蘇軾熱情奔放,而蘇轍則是沉靜恬淡,雖然兩人的個性差異極大,但兩人得感情絲毫沒有受到影響,反而兄友弟恭,互相扶持,患難與共的手足之情貫徹他們的一生。蘇轍說哥哥:「扶我則兄,誨我則師」,蘇軾認為弟弟:「豈是吾兄弟,更是賢友生」在《宋史.蘇轍傳》說:「轍與兄軾進退出處,無不相同,患難之中,友愛彌篤,無少怨尤,近古罕見。」更可以看出兩人手足情深的堅定。而蘇軾在外放任當官的幾時年中,從沒間斷與蘇轍的書信, 幾乎是每到一個任官的地方,便捎書信與詩詞贈與蘇轍,而詩詞常常以「子由」,如(示子由):
是處青山可埋骨,他年夜雨獨傷神。與君世世為兄弟,更結人間未了因
當蘇軾在永無天日的牢房中,面臨人生中絕望之時,還不忘想到弟弟蘇轍,寫下這首訣別詩,尤其是最後兩句:「與君世世為兄弟,更結人間未了因」,讓人十分的震撼,那語氣是如此的悲慟與誠懇啊!深深的令人為之動容,由此更可看出兩人不凡的情深。
由上述內容可深深的感受到手足之情之間的深厚,與互相扶持的態度,著實令人感動。反觀現代, 俗話說的好:兄弟如手足,就像是自己身體的一部份,缺一不可,因為身上同留著相同的血脈,從小同住在一個屋簷下,不管做任何事一定有他們的相伴,是第一個除了父母外,與我們生活最親密的人了,也因為年
紀較相近,有時候會比父母更懂你的心,在成長過程中一路陪著你,一起成長,一起哭、一起笑,在生活上互相扶持,互相鼓勵,給對方一個有力的支持,雖然難免會吵架,但是我相信,會吵架都是因為希望對方變得更好,無論有什麼,總是會為對方著想,若遇到困難也一定會二話不說的挺身幫助,這種從小就建立起的濃厚感情,像一面堅硬的城牆,堅不可破,想必那其中的情深是無法用言語形容的,這世界上除了兄弟姊妹,還有哪裡找的到,手足般互扶互助的深厚情感呢?以台灣早期的工作形態說起,以前的農業社會,因為工作上需要大量人,而那時候的人們,生活較貧困,無法聘請人來幫忙種田,所以便生了許多的小孩,來增加農產需要的人力,因為是自家人,便沒有發薪水的問題,形成了吃自己人用自己人的風氣,也因如此當時的家庭型態,大多是大家庭,家中一廳堂滿是小孩,好不熱鬧。也因當時生活貧困,物資較沒有那麼豐富,每一餐根本不可能有魚有肉,更不用說小孩子有糖果、點心,好不容易有了點心,也一定是兄弟姊妹,大家圍成一圈,每個人都分一點吃,雖然只有一些,但看著大家臉上都露出高興的笑容,想必心中漾起的那股甜,滋味一定比糖果更甜。
但隨著時間的流逝,時代慢慢的轉變,漸漸的由農業轉為工業,隨著工業化新起,工作所需的工具也慢慢由人力轉為機器,逐漸的不需要這麼多的人力,工具機械化雖然帶來許多方便和生產更快速,但人口也因此隨之減少,最後大趨勢轉變為以商為重的工作型態,大多數的人都是上班族,隨著科技的進步,人類的生活也越來越繁忙,逐漸的上班族的家庭型態都變成了頂客族(夫妻皆擁高薪,但是卻無子女),或著只生一個小孩,而古時候那濃濃的手足之情也慢慢的感受不到了。
而現代的社會需要的人才是講求有能力,德、智、體、群、美要樣樣精通,最好再多學會一些特殊才藝,也因如此,現代的父母為了不讓孩子輸在起跑點,便從小栽培,學英文、算珠算、學跳舞、彈鋼琴……多項才藝,如此多項才藝,加上學校實行的精英教育,想必一個孩子的教育經費一定不少,更不用說要多栽培幾個,因此,現今社會上大多數的孩子,都是獨生子、獨生女。
因為此現象的普及化,大多數的孩子們從小就集三千寵愛在一身,要什麼就有什麼,父母會想盡辦法來滿足他們,養成了予取予求,以自己為中心的思考模式,更不用說會與他人分享了,古時候兄弟姊妹相處的快樂情景,在現代社會竟不復見,有些孩子因為父母工作繁忙,沒有時間陪他們,也沒有兄弟姊妹的相伴,因此非常孤單,也因如此,個性較軟弱的孩子,為了要有人相伴,在學校中常常被個性較強勢的同學欺負,為了迎合別人而委屈自己,就算受了傷害,也不願告訴師長,就怕被同儕排擠,就算別人不是真心的交朋友,被利用也沒關係,就只希望可以有人相伴,可見這些孩子是多麼希望有人陪伴。而且極度害怕孤獨啊! 另外社會上也有某部分的族群,因從小就藉由電腦來減低自身的孤獨感,形成了足不出戶的宅男、宅女,沉迷於電腦中的虛擬世界,不與外界來往,也無法認識
新朋友,造成許多人,明明已到適婚年齡,卻因成日在家打電腦,而無法也不願意結交異性,隨著此現象的擴大,造成結婚率下降,而間接影響了生育率,導致每年的出生率大幅下降,更不用說會有手足的出現了。
2、月下觀月思念親人:
這首(水調歌頭)是蘇軾藉由月亮來思念遠方的弟弟,由上述的兼懷子由可看出。以下是(水調歌頭)有關蘇軾對蘇徹手足情深之分析:
轉朱閣,低綺戶,照無眠,不應有恨,何事長向別時圓?
此時的蘇軾藉著月色皎潔在月光下思念著他的弟弟,由中秋月圓人卻不能團圓,兩者形成一大對比,也更加深了離別的傷感。夜深月移,那月光照進了屋內那輾轉難眠的蘇軾身上,透露出他懷念弟弟的情感。這裡又可引申在中秋圓月下無法與親人團圓而難以入眠的人們。月圓人卻不能團圓是一件多令人難過得事啊!此時的蘇軾無奈的埋怨月亮,由「不應有恨,何事長向別時圓?」可看出,那無奈的語氣更襯托出蘇軾對兄弟的手足情深,同時也委婉地表達對別離的人的同情。而「長向」二字可看出月圓人不圓的現象早已存在,並非一時一地偶然的出現。讓人深刻感受到究近因「何事」的命運捉弄與生命無常,造成人們的生死離別,並在月圓人缺的苦苦思念下有著濃濃的感傷。
人有悲歡離合,月有陰晴圓缺,此事古難全。
這時的蘇軾為自己做了一個適然的解釋,既然月的陰晴圓缺是不變的真理, 又何必為了與弟弟暫時的分離而哀傷呢?而「此事古難全」的「難」一字,雖然有否定意味,但整句來看卻又有些許的希望,因為「難全」並非「不能全」因此留給人們希望,使人有努力的動力。
但願人長久,千里共嬋娟
此句是蘇軾鼓勵弟弟與離散的親友,希望大家快樂的活著、一切平安與健康,即使相隔千里遠,卻還能共同在此佳節、同一片天空下觀賞這月色皎潔的一輪明月。此句也有表達人對事情的豁達觀念,同時也對生活充滿著希望。由「但願」說出美好的祝福,而「千里共嬋娟」則是打破相隔千里遠的局限,用同一片天空與同一輪明月,把藉著對月亮思念他人的兩人緊緊相連在一起,雖然相隔千里遠,但在心靈層面上,兩人卻因為有共同的事物,而拉近彼此的距離,更加接近對方。有了此句的譬喻,相隔遙遠的兩人似乎不再是如此的遙遠,縮短了意思上的距離,真是佩服蘇軾將此句用的如此巧妙。
(二)詞中「道家思想」
蘇軾的思想中包含了中國傳統文化中儒家、道家、佛家,其中深受道家的影響,講求物我合一的境界,像〈念奴橋.赤壁懷古〉中的:「人生如夢,一樽還酹江月」,人生就像一場夢,失意的一生,也都只是一場夢而已。與本文中所論述的「人有悲歡離合,月有陰圓晴缺」,在表現的手法上有異曲同工之妙。人是無法永遠在一起的,聚散離合如同月亮有盈滿殘缺。從作品中,察覺蘇軾思索宇宙,放眼天地,將自我與物合而唯一,映襯出天地的偉大與人的渺小,所有的事物都如過眼雲煙一般飄走,為何不將情寄於酒杯,高聲歡唱,由此顯現出道家思想的樂觀豁達,與超然自適。而蘇軾的作品中也常出現有歸隱的意味,因為道家的生存方式正是歸隱,難免蘇軾也會有隱居的響往,話說如此,事實上蘇軾在一生當中卻沒有真正身體力行的歸隱,只是將歸隱的想法寄託在作品上,但神奇的是此種敘述方式更能扣人心弦、達到震撼的效果,其實蘇軾所謂的歸隱不單單是因為政治,其中也包含了混亂的社會,他所追求的並非是身體力行的歸隱,而是心靈深處一個可以讓他有所寄託的精神聖地。
說到道家思想,首先一定會想到老子與莊子,他們可是作為道家的代表人物,所謂的道家思想整體來說,就是用無邊無際的宇宙、生活上的社會與人生中的領悟,在思想上表現出永久的價值。
老子所說的「道」是指宇宙的根源,是宇宙中一切運作的法則,而「無為」也是道家中一個重要的經典之一,指的不是不要有作為,而是不特地的去思考,順應自然的法則,有清淨自守的意思,我們常在道家思想的作品中看見,此種「無為」的態度常出現在政治類或修身方面,道家以「道」修身所要達成的是「合於道」,若能達到此種境界,想必一定能無為而無不為。
莊子則是認為,看重名利或是巧於心智擁有權力,是會令人喪失原有的天性、失去純真,往往最後總是會招來許多的災禍,所以莊子所提倡的是保持原有的天性,超越本能,用以達到「天地與我並生,萬物與我為一」的最高境界。(中國哲學史)從〈逍遙遊〉中可看出莊子對生命的最大期待是,應該要拋開以自我為中心的主義,讓自己擁有更廣大的精神空間,才能從容不迫、閒適自得的翱翔在天地之間。因此,可以看出莊子的思想,是屬於淡泊名利與安閒自在的生活哲學。而且強調反璞歸真,可讓人明顯感受到他對生命的熱愛與珍惜。
由上述可以更深刻的了解蘇軾為何有如此豁達的胸襟,原來是因為落實道家思想的兩大精髓,可見心中有某種心靈寄託是重要的,那時的蘇軾滿心期待與弟弟蘇轍相聚,但始終不能如願,若是一般人長期無法與親人相聚,想必那種思念之情早已令一個人陷入思念的萬丈深淵,過度憂鬱而跌入黑暗的谷底永不見天日,最後抑鬱而終,但蘇軾卻沒有如此,反而將此種思念之情寄託於詩詞中,創作出許多流傳千古的好作品,由本篇的詞句中,也可讀出蘇軾說出和弟弟在同一片天空下看著同一輪明月,藉此將思念的距離縮短了一些,好像也不是真的相隔
如此遙遠,藉此可看出到蘇軾的巧妙運用,來排解思念之苦,真是令人驚豔。另外,在政治上,蘇軾一直有著滿腔的熱血與抱負,卻始終無法受國君重用,雖然難免會心傷,但蘇軾並沒有因此自暴自棄,反而將此打擊化為另一股力量,將滿腔熱血順應自然,寄情於山水之間,把酒言歡,漸漸的將官場的一切看淡,彷彿對所有的逆境都能泰然處之,從另一闋詞〈定風坡〉之中的「回首向來蕭瑟處,歸去,也無風雨也無晴。」令人深刻地的感受到蘇軾的豁達與閒適瀟灑。蘇軾能做到物我合一的境界,且對一切事物都有著豁達的心胸,真是令人好生佩服!
反觀現代,人們生活繁忙,上班、課業、經濟……種種因素,接踵而來的壓力,壓的人們喘不過氣來,加上抗壓性逐年降低,就衍伸出許多負面的想法,覺得世界是黑白的,但很多事只要願意改變想法,世界就會不一樣,可是常因當時一味的衝動行事,沒有冷靜思考,往往造成無法挽回的傷害,若從另一個方面想,如果大家心中都落實像蘇軾的豁達以及順應自然,相信社會會充滿陽光和希望,而我們的世界也會變得更加美好、明亮。
参●結論
蘇軾的〈水調歌頭〉呈現官場失意,對手足慰藉之期盼,縱使無法盡如人願,但是,仍以豁達的態度處之,其內涵深刻雋永引人深思。
該闋詞展現深刻的手足之情,這樣的情感是現在少子化、獨生子女所難以體會了解的,但是,即便時代風俗遞嬗變遷,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依然存在,藉由品讀古典作品,讓現代人試著去探索領略其中的手足情感。又在競爭激烈的的工商業社會,無論是智力、課業、人際、家世,無所不比的情況下,誰能永遠立於第一的不敗之地呢?勝敗乃兵家常事,若為每一場競爭的結果負氣懊惱,那豈不是太傷神了!從蘇軾的〈水調歌頭〉中豁達的道家思想,讓人學習展開心房、開闊心胸,即便是遇到挑戰而失敗,皆能一笑置之,勇敢站起重新再戰。
再度拜讀蘇軾的〈水調歌頭〉,並結合當今社會所觀察的社會現象,獲得啟發與領悟,讓整闋詞更是餘韻無窮。
肆●引註資料
嚴北溟、嚴捷 《列子譯註》 台北市:書林出版 1995年8月 第30、31頁
丁傳靖 《宋人軼事彙編下冊》北京市:中華書局 2003年12月 第588、613頁
蔣勳 《孤獨六講》 台北市:聯合文學 2007年8月 第246頁
袁行霈 《中國詩歌藝術研究》台北市:五南圖書 1999年5月 第336、337頁
http://blog.yam.com/gracecss/article/25927219示子由
http://shanghailirongrong.blog.hexun.com.tw/11902680_d.html蘇軾與蘇轍
http://xs3.tcsh.tcc.edu.tw/~fish/chinese/tang_song/su/new_page_35.htm蘇軾生平
http://zh.wikipedia.org/wiki/%E8%8B%8F%E8%BD%BC蘇軾生平


文章來自: 本站原創
引用通告: 瀏覽所有引用 | 我要引用此文章
Tags:
相關文章:
評論: 0 | 引用: 0 | 瀏覽次數: 4221
發表評論
暱 稱:
密 碼: 訪客發言不需要密碼.
內 容:
驗證碼: 驗證碼
選 項:
雖然發表評論不用註冊,但是為了保護您的發言權,建議您註冊帳號.
字數限制 1000 字 | UBB代碼 開啟 | [img]標籤 關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