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黃春明《看海的日子》談女性

作者:楊智宇。縣立東港高中。高二二班
林嘉誠。縣立東港高中。高二二班
指導老師: 張承堯老師
壹●前言
一、研究動機:
《看海的日子》述說了一位妓女的人生故事。在當時這個職業遭受歧視以及不
齒,但她卻有堅毅的內心,並一步步的自我救贖,在那段過程中,透過無數的意
象,訴說臺灣百姓的堅忍不拔。是為黃春明最重要的小說之一。
二、研究範圍
我們分析黃春明的寫作風格和背景簡介。著重在《看海的日子》中所傳達的意象,
並藉由其他黃春明所著之短篇小說探討其寫作手法、背後涵義以及對臺灣文壇之
影響。
三、研究方法
我們將細讀《看海的日子》,並閱覽其他相關論文,透過相關文本進行研究。

一、黃春明簡介
1935 年,生於宜蘭羅東鎮浮崙仔。8 歲時母親去世。初中時開始對文學創作感
興趣,黃春明的求學路頗為曲折,他天生反骨、個性衝動、好打抱不平,中學時
期,先後被羅東中學、頭城中學退學,而後曾到台北當過1 年的電器行學徒,後
來憑著自學考上台北師範學校,又被退學;轉學至台南師範學校,再遭退學;最
後終於順利自屏東師範學校畢業。1958 年,屏東師範畢業,分發到宜蘭的廣興
國小,當了3 年的國小老師。
1962 年,服兵役期間,發表《城仔下車》於聯合報副刊,隨後還有《北門街》、
《玩火》等小說,進入文壇。
1963 年,退伍後,至中國廣播公司宜蘭台擔任記者、編輯,及「街頭巷尾」、
「雞鳴早看天」節目的主持人,開風氣之先把廣播現場帶到棚外,現場採訪收音。
1966 年,移居台北市,進入聯通廣告公司。仍然持續發表創作。
黃春明做過多種的工作,諸如電器行學徒、小學教師、廣播主持人/記者、廣告
企劃、賣過便當、拍過記錄片、做過電影及兒童劇的導演/編劇,各式各樣的工
作經驗成為了他小說創作的豐富素材。
1980 年,獲吳三連文藝獎。
1993 年黃春明回到家鄉宜蘭,創立吉祥巷工作室,搶救日漸流失的本土文化,
從事鄉土語言教材編寫、田野採訪記錄、編導創新歌仔戲…等工作,其堅信桃花
源不必尋,桃花源就是我們現在雙腳所踩踏的土地。黃春明亦致力於兒童繪本、
兒童戲劇的創作,1993 年出版5 本撕畫童話,1994 年創立黃大魚兒童劇團,巡
迴全台各地,演出多部寓教於樂的兒童劇。2005 年創辦宜蘭人的文學雜誌《九
彎十八拐》雙月刊。
黃春明著名作品:
《兒子的大玩偶》
《鑼》
《我愛瑪莉》
《莎喲娜啦.再見》
《我愛瑪莉》
《看海的日子》
二、《看海的日子》情節探究
(一) 悲劇之起
白梅在年幼便遭到親生父母賣去做養子女。這在她心中留下疤痕,也在她心中種
下未來意識的種子。在某種程度上,光明結局也算是悲劇。
二、自我萌芽
看海的日子寫成於1960 年代。彼時人權並不普遍為大眾了解。成人將孩子視為
私產,可供買賣交易,換取金錢。孩童是無法發言的私人所屬物,在這謝孩童之
中,又以女性占多數,此現象體現了中國自古以來的父權為大。
我們能於《關鍵詞200》中看到父權原意為父親的領導,而女性主義者將之引申
為在社會各方面皆受到男性主宰統治,女性成為弱勢一方,並受到男性的定義,
由男性定義女性的存在。
而在1960 年代,勞力仍然重要,男性孩童在比較利益上顯然更勝女性孩童。於
是,男童怎麼能夠被販賣呢? 而成為男性附庸的女性,才是真正必須犧牲的對
象。從這段情節便能看出濃厚的父權意味。
在白梅返鄉的路上,在火車上遇見一個男人。男人問她:「要不要來一支?」她以
為自己只要離開窯子,就沒有人會將她視為妓女看待。但如今她卻遭逢如此不堪
的羞辱。讓她全身不舒服。她無法想像原來自己拿來謀生的職業竟會讓她在平時
受到他人的異樣眼光甚至是輕浮騷擾。此時她便更了解自己的處境。在妓女戶裡
頭生活並沒有辦法給她救贖。只能持續帶給她往後的傷害。她本來是個認命的女
子,是父權體系的附庸。於是她在起初並未有反抗的想法。因為她認為這便是她
的命運。但在那個時候,她知道自己如果不做出改變便會承擔一輩子的輕慢嘲
笑。在那男人騷擾她的一刻,她便了解了自己的處境。於是在她心裡種入改變的
種子。
三、傳統下的反思
這部作品談到女人。女人在早期社會受到的不公平對待。但在各種方面來說,女
性自我並未得到足夠的展示。在小說通篇,白梅雖有一個要好的女性朋友。但她
在各方面的想法幾乎都是一個附庸的想法。想擺脫父權為大,但卻只有附庸的心
態和想法。在各個方面都受到父權的影響。於是父權體系就像是控制白梅的絲
線。她的所作所為,幾乎都能夠和父權牽扯上關係。她想生兒子,但為何是兒子,
雖然因為白梅自身的體驗她了解到,男性在那個時代絕對是比女性要能夠擁有好
的生活。但是這樣的心態也會造成下一代的觀念偏差,形成父權的輪迴。
四、自我實現的解放
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提到人與生俱來五種需求,分別是:
第一層次──生理需求
第二層次──安全需求
第三層次──歸屬與愛的需求
第四層次──尊重需求
第五層次──自我實現需求
這五個需要層次指出人具有生活上的種種需要,在這過程 中,人格的發展由生
理層次朝向自我實現的歷程前進,當低階層需要獲得滿足了, 另一個較高階層
需要又產生了。當白梅歸鄉,開始進行生產的行動,也給了村上的人增加收支的
辦法。於是她漸漸有了所謂的尊嚴。因為有決策能力,看上去也有點像男性的尊
嚴。在這各個方面,白梅獲得各個需求的滿足,但卻不知道自己仍在父權體系的
泥濘裡遊走。當她被視為一個領導,一個指標,當她被視為一個有男性能力的女
性,她的自主性便被替代。她從本來的他者,想要走往男性那方成為我者。也在
這個行動之間她露出了破綻,父權體系並不會接受她,反而會在各方面影射她身
理上和男性的不同。對男性來說,有無陽具幾乎確立有無能力。
但說生育問題,白梅認為男性才是能夠有尊嚴的存在能夠成為主導者而非附庸。
魯冰(Gayle Rubin)在1975 年提出重要的觀念「生理性⁄性 別交易系統」,她認為
文化、社會以種種論述機制,設計了一套完整的體系,將生理上的兩性差異,轉
變成人類活動、性需求的優劣位階與 權力關係所導致的交易,藉由教育體系,
將性的生理差異加以轉變,進而提出社 會的慣習與規約,形成所謂的「性別」。
史考特也認為「性別」就 是一種對性別差異的社會組織,亦即「性別」不僅只
是生理上的差異,更是一種讓身體上的差異產生意義的知識體系,對 身體成種
種管理機制,以這種無所不在監管方式,「性別」就成為一種僵固的社 會建制,
與大論述、權力關係、社會規範、空間倫理共謀,使女人在後續的人權、 利益、
權利與社會福利體制下,成為被犧牲與矮化的一群。
雖然白梅極力的想要擺脫父權控制,但其實她像隻在飼養箱的李黃金鼠一般,不
停地在同一個輪子上跑動,認為跑得夠久,就能跑得越遠。但她不知道,自己的
想法和做為只不過讓她身處一個無止盡的輪迴。而她的兒子反而像是箱子外的觀
賞者,看著女性自欺欺人,淪為附庸。
參●結論
黃春明是享有盛名的本土文學作家,寫出了許多膾炙人口的短篇小說。此部《看
海的日子》便是其中之一。這篇故事訴說一名妓女的重生故事。雖然賺人熱淚,
也得到很高的評價。但是也處處反映女性自身的態度不明,甚至是貶低自己。故
事中真正的反抗便是借種生子,接著離開寮子。但對於生子的態度卻是男性的態
度。或許作者想要表達是女性掙脫枷鎖,但卻也無形中將女性定型,型塑女性是
男性一直在做的事情。在美國文學家亨利‧米勒的著作中,以第一人稱的主角四
處和女人度春宵,並時不時咒罵女性。有些書評家控訴他是歧視女性的沙文主義
作家。但也有人說他不僅僅是在批判女性,同時也是在批評男性,也就是說他其
實是在評判人類。藝術作品就是有這樣的能力,隨著觀看的人不同也會有不同的
觀點。雖然在他人眼中,白玫是個重生的自主女性,但在我眼中白玫同樣也被社
會塑造成一個期待中的女性,只不過她的行為稍稍叛逆,但仍舊是社會所期待看
到的那種樣子。在叛逆和徹底擺脫社會型塑的分界點內,白玫很顯然沒有做出更
大的改變。
引用書目
李漢偉。《台灣小說的三種悲情》。板橋:駱駝,1997。
黃春明。《看海的日子》。台北:皇冠,2000。
黃春明。《鑼》。台北:遠景,1974。
維基百科
劉春城(1987),《黃春明前傳》,台北:圓神出版社。
孫薇 《一場窮且堅彌的心靈救贖之旅》
許瑤 《共同關注下的他者形象》
林倩伃《黃春明〈看海的日子〉的女性意識》
莊文福《黃春明〈看海的日子〉中的象徵意義探析》
西蒙波娃《第二性》台北: 貓頭鷹出版社,2013。



文章來自: 本站原創
引用通告: 瀏覽所有引用 | 我要引用此文章
Tags:
相關文章:
評論: 0 | 引用: 0 | 瀏覽次數: 1578
發表評論
暱 稱:
密 碼: 訪客發言不需要密碼.
內 容:
驗證碼: 驗證碼
選 項:
雖然發表評論不用註冊,但是為了保護您的發言權,建議您註冊帳號.
字數限制 1000 字 | UBB代碼 開啟 | [img]標籤 關閉